編輯前言: 赫升父子公司的宗旨是灌輸正確的知識,讓合作夥伴和消費者能從中受益。因為我們參考了非常多的書籍和資料,有部分的資料可能會具爭議性或錯誤,我們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或提供照片,我們也會照實把貢獻歸功於您!我們也絕對不抄襲!

有史以來,人類就用皮革把它做為衣物和各種物品。我們常看到原始人穿著毛靴或獸皮的圖片,這些都是最原始的皮革。隨著人類的進化,他們也嘗試如何保養皮革,來延長皮革的壽命。

儘管人類多次嘗試,有效的皮革護理品到了十九世紀才真正的誕生。在那之前,只有一種叫做 shoeblacking 的產品. 它是由煤灰、糖、糖蜜和水做成的。可想而知,它的功效很差,遇水即化。只有黑色不說,而且還到處留下污漬。

之後,德國,鄰近的德語國家,英國因為工業革命,以優越的科技開始生產鞋油。現代鞋油的鼻祖之一,瑞士的 Alain Sutter 先生,在1861年,在歐博好芬,瑞士的圖爾高州生產了現代鞋油。但他的牌子 WOLY,直到1931 年才正式被註冊。

現在聞名全世界的'青蛙王子'牌,德國美因茨城的化學生產公司 Werner & Mertz 的創始人之一,Mr Philipp Adam Schneider 在1867年註冊了Erdal 這個'青蛙王子'品牌併申請了自創鞋油的專利。這個舉動推動了十九世紀末德國的鞋油熱,很多牌子如 Kavalier、 Nigrin、 Lordix、Pilo 和 Trap-Trap 紛紛崛起。

二十世紀初,兩位德國兄弟 Paul 和 Walter Salzbrot,和一位來自柏林的先生,Mr Karl Esslen 一起合作。 Mr Esslen 當時向瑞典著名公司 Olsen 買了 Collan Olia, 一款粘質的鞋油。這種粘質鞋油在1909 年之後就變成可樂耐。 可樂耐的高檔系列也以1909年命名。五年後的第一世界大戰,Zeppelin 伯爵用這種粘質鞋油來保護飛行船的纜繩。 可樂耐也從此一舉成名。

回望英國和她的勢力範圍, Cobra、Cherry Blossom、 Dales、Meltonian 這些牌子像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但也在短短的四十年內就銷聲匿跡。幸運的就被收購,但大多數都面臨倒閉的下場。

Wren's 的創始人, Mr William Wren 於1889年,把公司William Wren & Co 開在北安普頓,並開始製造和售賣鞋蠟。這果然是個明確的選擇因為至今,北安普頓還是擁有多家著名鞋廠。他的品牌很快就因為品質優越,打響了聲望和知名度,並在1892的皮革貿易展獲得他的第一個獎項。在當時以北安普頓為中心的皮革貿易展是個非常重要的展覽會。 William Wren & Co Ltd很快就研發更多的產品,如地板蠟,鐵品拋光蠟,馬鞍蠟,白蠟水和家具蠟。

Wren's 的巔峰時期是1936 年至1956 年, 英皇喬治六世冊封Wren's 這個品牌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皇家御用的鞋蠟與杜賓油。在一張1947年的舊海報裡, Wren's 宣布自己是鞋油的創始品牌。也因為Wren's是當時皇家御用保證的牌子,所以也能肯定那是事實。這充分錶現了 Wren' s的威望和品質。

歷史記載的很模糊,但在1938年他的公司被另一家公司,Chiswick Products Ltd 收購。之後,這家公司也遭到被 Reckitt Colman Ltd 收購的命運。接踵而來的是陸陸續續不斷的合併與收購。直至1991年。 Meltonian 和 Wren's 孤注一擲地合併為Meltonian Wren's, 這兩個品牌從此沒落了。近年來,Wren's 不斷的重塑自己的品牌,以迎合消費者的口味。

在美國,情況也不遑多讓,鞋油品牌如骨牌一樣倒下。在寥寥無幾的生存者裡,Griffin 以大膽的尺寸,在海報上用女生賣弄性感,注意力根本不是在鞋油。但也可能是這個緣故,她存活下來。

最大的生存者非 KIWI 莫屬。我們都知道KIWI是一位第二代蘇格蘭人,William Ramsay 為了紀念他紐西蘭妻子的家鄉命名的。這個牌子在1906年,起源於澳洲,墨爾本。 1912年,因為澳洲和紐西蘭的業績太好,William 的父親到了倫敦開設KIWI的分公司,一年之後由 William 自己接手管理。 KIWI 和可樂耐很相似,都是靠戰爭來擴大自己的業務。一戰時期,聯軍向 KIWI 購買了十二萬打的鞋蠟,給士兵護理他們的鞋子。

二戰時期,鞋蠟更成為了敵對雙方的必需品。二戰之後的日本,光亮的皮鞋或軍靴變成吸引日本女性的優勢。當時的美國士兵很快發現,穿著黯然無色絨皮鞋的他們,非常吃虧。鞋油變成非常昂貴稀有的物品,市價曾經等於幾包香煙。

1925 年,在巴黎鞋展獲得金牌後,現在玩鞋一族非常流行的莎菲雅,在其後的50 年並不被視為非常高檔的鞋油品牌。直到1979 年,法國 AVEL 集團的主席,Alexandre Moura 買下了它,才看到今天的莎菲雅。

所以鞋油業一直以來都是合併與收購的最好例子。大魚吃小魚的例子比比皆是。唯一屹立不倒的是 KIWI,一百多年後的今天,KIWI 依然是全世界最大的品牌。唯一不同的是,她不再是高檔的鞋油,而是超市裡賣的便宜貨。

SC Johnson 在 2011 年收購 KIWI 之後,為了節省在英國的龐大開支,把生產轉移到其他國家。近來,SC Johnson 又收購了德國 WOLY 的母公司。如前文提到,WOLY 是起源於瑞士但是卻因為從1991年打著'德國製造'的優越品質而成名。

赫升父子公司認為大多數牌子的品質都是有一定程度的,但產品的有效度很多時後都是看個別人的使用方法還有環境的地理氣候來定的。比如說在亞洲,有些蜂蠟成份高的產品,消費者常常會發現的問題是,買回家的鞋油洩漏了。這是因為亞洲的氣候實在是太熱太潮濕,蜂蠟熔點低,所以鞋油就容易融化。當然,製造商可以以巴西棕櫚蠟來代替價格便宜因為熔點低的蜂蠟,但不可能以同樣價格賣給消費者。

赫升父子能在這個行業與其他同行一起把鞋油發揚光大是一種榮幸。雖然 Wren's 不再是英國製造,但我們起碼能保證 Wren's 仍然是一個歐洲製造的品牌,秉持歐洲最出類拔萃的傳統。

久負盛名的傳承和優越品質。 Wren's 重燃生命光芒,再次爭鋒。